当前位置:首页 > 在线留言 >

为什么这个时代需要papi酱?

编辑:北京飞炫空间展览展示有限公司 时间:2016-07-04 10:12:03阅读次数:2
为什么这个时代需要papi酱? papi酱视频截图【导语】昨日,被称为“2016年中国第一网红”的papi酱被广电总局要求整改。广电总局认为,papi酱的节目存在表述粗口、侮辱性语言等问题,要求其下线整改,去除粗口低俗内容才能重新上线。papi酱因为一系列时长几分钟的短视频在几个月内迅速蹿红。视频中,她通过扮演各种不同角色,并用夸张、嘲讽甚至自贬的语气点评社会热点话题,徐小平称其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轻松版的鲁迅”。上个月papi酱获得了真格基金、罗辑思维等的1200万融资,估值1.2亿,让“网红经济”的话题一度成为社会讨论的热点。papi酱微博粉丝上千万,视频在各大平台播放量过亿次,每个视频都获得极大的关注度。为什么这个时代如此需要她?papi酱3月份获得罗辑思维等1200万的投资智能手机占领现代人碎片时间一个几乎成为共识的事实是,当代人的时间变得越来越碎片化。工作效率的提高和生活节奏加快,传统社会中的大块时间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网络的发达,信息变得迅速而便捷,唾手可得,人们越来越难长时间专注于一件事情。古人也有碎片时间,但远没有现在那么复杂。宋代文学家欧阳修说平生所作的文章多半在“三上”,即马上、枕上、厕上。现代人除去这些,还可能因为堵车、排队、等人等,本来相对完整的时间变得破碎。钱惟演总结读书习惯时说“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辞”,愈加碎片的时间,阅读的内容愈加轻松短小。现代人的时间观念是以分、秒来计算的,时间越碎片化,选择的消遣方式就越向轻松、简单、去思考方向发展。随着媒介技术的发展,人类社会经历了口传媒介、印刷媒介再到电子媒介的过程。现在的社会正处在新的阶段,即网络媒介阶段,一个视觉化、多媒体化的信息时代,正如丹尼尔·贝尔说的“当代文化正在变成一种视觉文化”。在这种情况下,智能手机以其便携、灵活和功能的多样,占领了绝大多数人的碎片时间。相比于文字、图片等形式,微视频形象、生动,同时能传递图像和音频等信息,正越来越成为人们在空闲时间消遣的方式。papi酱正是在这样一个时代走红的。智能手机占领了人们的空闲时间papi酱符合了人们对不装和戏谑的需求papi酱拍的视频都很短,大多一两分钟,最长也就三四分钟而已,不需要特地留出时间就能观看。流畅的语速、紧凑的剪辑、丰富的表情动作,再加上变声器的使用,造成一种急促的感觉,观众来不及思考就已经结束了。papi酱的视频拍摄场景简陋,所谈的都是些紧贴生活的段子,看上去特别“不专业”,但她抓住了喜剧的一般规律。从卓别林到周星驰,从马三立到郭德纲,一个能够受到大众欢迎的喜剧大师,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他们贴近民众和生活。papi酱素颜的模样,摇晃的画面,视频中凌乱的客厅、卧室,都让她显得十分亲近邻家。所谈的又是烂片、购物、男女关系等贴近生活的段子,能够迅速获得大家的认同感。同时,她也会紧贴热点,邓超在《恶棍天使》后连发数十条好评微博,引起大量网友的吐槽。papi酱就因此制作了一个对商业烂片的吐槽视频,引起大量的共鸣。在这个时代,试图引起人们的思考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早在电视时代,尼尔·波兹曼就指出,电视让人们不需要动一点脑子,人们想要的是一种视觉快感。在他的《娱乐至死》中,他引用一个媒体人的话:“越短越好;避免复杂;无需精妙含义……”进入网络时代,人们的口味被培养得更加“刁钻”,更少的注意力成本,则意味着能吸引更多的人。papi酱的视频就是这样,观看前不需要任何的背景知识,观看过程中更不需要引入任何的思考,只需要被动地接受就行了,尼尔·波兹曼说:“我们不仅仅被剥夺了信息,而且我们正在逐渐失去判断什么是信息的能力。”一个不需要思考的观看可以从任何时间开始,近年来,尽管诟病不断,影院里国产低质喜剧仍然不断地涌现,正是符合了这个时代的特点。人们不需要去知道一部电影在讲什么,有什么意义,只要那些生硬、庸俗的段子能够让他们抛下烦恼,暂时发笑,这就足够了。更重要的一点是,高压的工作和生活之下的当代人,迫切需要一种情绪发泄的途径。papi酱的吐槽、自黑,她所传达的一系列负能量,更容易让人们放下负担,符合人们对于直接、不装和戏谑的需求。现代人节奏繁忙,papi酱让他们放下负担,获得宣泄这个时代无法反叛崇高,只能去躲避网络的发展使得信息爆炸性生产,传播不再是精英向大众的单向传播,每个人都可以成为一个发声体,精英们的教化、劝谕、精神引导都显得不再受欢迎;同时,媒体的发展让很多人的思考能力逐渐丧失,理性的思考市场缩小,而情绪化的恶搞、戏谑、讽刺、挖苦等则大受欢迎。结果是大众化和精英化内容的受众越来越分化,精英文化固守一亩三分地,大众文化朝纯娱乐、去思考的方向发展。如果我们把papi酱的情绪宣泄看成是一种反崇高、反理性、反精英的态度,这种思想一直存在于中国社会之中,先秦的老庄中就充满了这类的思想,但是一直都作为非主流的文化所存在。八九十年代,王朔“痞子文学”的流行,波普艺术的兴起,就是一种反崇高的叙事。但是他们仍然站在一个精英的角度,反叛和嘲弄那个时代。今天papi酱的走红,已经谈不上反叛,更多的是躲避崇高和回避理性,对这个时代无力反抗的宣泄。(更多有用有理有趣内容,请扫描二维码或搜索关注微信公众号“sanjiangxing”)

推荐阅读:四点评论 http://www.4444d.com

上一篇:河北衡水警方破获特大网络传销案 会员超18万人 下一篇:美汽车旅馆老板偷窥客人29年 将出版偷窥笔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