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联系方式 >

西安街头持刀杀人案3保安见义勇为各获奖1000元

编辑:北京飞炫空间展览展示有限公司 时间:2016-05-17 22:28:30阅读次数:2
西安街头持刀杀人案3保安见义勇为各获奖1000元   4月1日下午5时20分许,西安市小寨银泰城门口发生一起持刀杀人案件,造成一人当场死亡,3人受伤。公安雁塔分局小寨路派出所接警后立即赶到现场,与现场群众和巡防队员一起将嫌疑人当场制服。4月2日上午,3名见义勇为的保安获表彰奖励。   死伤者的善后工作正在进行   获得表彰的是银泰城的3名保安,分别是现场管理主管曹晖、现场管理员段瑞光和胡振龙。   曹晖说,当日下午5时许,他接到队员在对讲机里呼叫,说商场门口有人挥刀打架,他第一时间拨打了小寨路派出所的报警电话,同时组织队员对现场进行控制。   在目击者拍摄的一段视频中,有一名戴红袖章的保安曾推拉嫌疑人,以制止嫌疑人用刀继续捅地上的伤者。看了视频,段瑞光说,视频里的保安正是他。   保安胡振龙说,接到对讲机呼叫后,他和同事找来铁锨等工具,赶到现场后,协助民警一起将嫌疑人制服。   西安市雁塔区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解宁元说,这3名保安挺身而出,在最快的时间内协助警方控制住嫌疑人,防止了事态进一步恶化。为此,经雁塔区综治办研究决定,对3名见义勇为的保安进行表彰奖励。据悉,3名保安分别获得1000元的奖励慰问金,死伤者的善后工作也正在进行。   公司准备奖励处置事件团队   针对视频中一名戴红袖章的保安曾推拉嫌疑人,为何未将其直接制服的问题,银泰商业(集团)有限公司西安小寨店企划部负责人孙某表示,因为是突发事件,嫌疑人手中带有刀具,当值安保人员手中并无可以直接制服的工具。其能做的就是第一时间通过对讲机呼叫支援;第二是通知商场赶紧将大门上锁防止其进入商场伤人;第三是通知公司报警和拨打120。她介绍,在增援人员及工具到位后,该公司安保人员成功将嫌疑人制服,这才减轻了公交站牌处嫌疑人对两名路人的伤害。   目前,该公司已将此事上报总公司,欲对处置事件的团队给予奖励。   警方调查   父母生病 疑犯脱离监管一人到西安   4月1日17时20分许,西安雁塔区小寨银泰城门口发生一起持刀杀人案件,一人当场死亡,3人受伤。经查,杀人男子赵某,29岁,我省旬邑县原底乡赵家村人,一周前独自来到西安,暂住于案发地附近的一个小旅馆。案件发生时,现场群众发现该嫌疑人行为异常,事件发生极为突然。后专案组民警在对其住处进行搜查时,发现其随身物品中有阿普唑仑药片。   4月1日晚11时18分,公安雁塔分局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专案组安排警力连夜赶往嫌疑人赵某户籍所在地,并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对赵某的详细情况进行调查。专案组民警向其家人了解到,赵某有精神病史。   据悉,赵某的家人对其有精神病史是知情的,也进行了一定的监管。近期,由于其父母生病住院,姐姐到医院照顾,赵某脱离监管只身一人来到西安,家人也没想到他会做出这样的事。   赵某为什么来西安,来西安一周都做了些什么,发案时是否处于发病状态,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现场回访   与人争执后 疑犯掏出刀子   “刚开始还以为是两个人在吵架,后来看到嫌疑人用刀子不停地在捅另外一个人,很多人都吓傻了!”4月2日上午9时15分,说起事发时的一幕,负责此路段卫生的周师傅称,当时他正在距案发地50米外的路边整理纸箱,目击了整个过程。他说,当时嫌疑人手上有很长的刀,地面上还有受害人的鲜血,看到这种场景很多人都被吓傻了。   4月2日上午10时,华商报记者来到案发时曾有保安出手制服嫌疑人赵某的银泰商业(集团)有限公司西安小寨店,该公司企划部负责人孙某向记者介绍,根据该公司事后了解到的情况,案发前,嫌疑人赵某由西往东行至银泰城楼下时,不知何故与一男子发生争执,遂掏出刀具将该男子划伤,该男子捂着伤口跑到附近一家咖啡馆,嫌疑人找不到该男子后,将刀具对准围观看热闹的受害人。   孙某称,嫌疑人伤害了受害人(杨某)后,走下坡道到路边公交站牌处再次行凶时,被该店保安用铁锹控制。   专家建议   能否建网络大数据及时掌控“武疯子”信息   如何对“武疯子”的管理建立一套行之有效且快速的反应机制,防患于未然?有市民建议,对于在医院精神科就诊的有暴力倾向的患者,医院能否及时向户籍所在地公安部门反馈备案,以便公安部门随时监控。   对此,西安一家医院精神科医生表示,精神疾病非常复杂,医院接诊有暴力倾向的患者后,会采取措施进行控制、对症治疗,待病情平稳出院后,会通知当地的社区中心或者乡镇卫生院,进行建档随访工作。目前并无向公安机关备案的流程,且实施起来比较困难,因为患者是否有暴力倾向很难作出预判,很多情况都是突然发生的。   陕西省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谢雨锋副研究员认为,“武疯子”杀人事件暴露了当前社会系统对于严重危害社会公共安全的突发事件反应太弱太慢,没有建立起快速反应的机制。对于“武疯子”等精神患者来说,属地管理非常重要,是否每个社区都能掌握辖区精神患者的数量、病情、建立档案?当“武疯子”流动到外地时,外地的机构是否能迅速掌握情况,这就需要建成全省统一联网的精神患者网络大数据,对人员的进出能够及时掌握。同时,在春季这样精神疾病高发的关键时期,相应的城市职能部门是否有敏感意识,主动注意高危人群,提早动手做好预防工作。   另外。面对如此凶残的杀害无辜的场面,还有很多人选择了围观,“路人”意识突出,这也是当前普遍的社会责任感淡漠的体现。正是这许多环节的脆弱,才导致悲剧一次次发生。   答疑解惑   1 “武疯子”伤人该谁承担责任?   如果发生流浪人员或者“武疯子”袭击伤人事件,谁该承担责任?   陕西众邦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小东认为,警方可以采取技术手段对嫌疑人进行司法鉴定,看其是否存在精神疾病。另外,如果确定嫌疑人精神上不正常,家属作为监护人,应该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如果该嫌疑人确实没有监护人,伤者或者死者可以尝试申请社会救助。   针对华商报记者问及对这些“武疯子”如何监管的问题,他表示,在去年西安市卫计委等多部门联合制定的《西安市精神卫生综合管理试点工作实施方案(2015-2017年)》,其中明确将建立由包片领导、包村(社区)干部、民警、卫生人员和监护人组成的五人管控小组制度,对易肇事肇祸患者进行个案管理。   但问题是,“武疯子”不仅仅是西安有,还有外地的流入西安如何监管目前也是个难题。因此,相关职能部门应该建立重点监护人员的监管联网机制,保证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在工作人员的可控制范围内。   2 面对“武疯子”如何远离伤害?   如果偶遇精神病人,怎样做才能不刺激病人并且保护自身安全呢?   对此,西安市第九医院一专家建议,首先,看到精神病患者有“出格”举动时不要围观看热闹,更不能哄笑、用物品打砸精神病患者,这样做容易刺激精神病患者,使其狂怒,造成更严重后果。遇到精神病患者举动异常,应向公安机关报警。二是如果受到精神病人的攻击,应马上设法躲藏到室内,若一时无法躲避,可以语气放温和,尽量安抚,同时寻找机会躲避。   新闻延伸   春季精神疾病易复发加重   武疯子伤人事件接连不断。尽管陕西省、西安市都曾出台文件政策,要求加强“武疯子”等精神病患者管理,甚至“武疯子”监管得好不好要纳入考核,但具体执行情况不尽如人意。   外地流动来的“武疯子”处于失控状态   去年7月,省综治办等11部门联合制定《关于进一步加强肇事肇祸等严重精神障碍患者救治救助和服务管理工作的实施意见》,要求各地对排查出的易肇事肇祸严重精神障碍患者,登记造册,实时随访居家治疗严重精神病患者动态信息并纳入考核。   “根据规定每个社区中心要为精神病患者建档,但执行起来很困难,不少社区完不成任务。”西安一家社区卫生中心负责人告诉华商报记者,按要求要按照常住人口的千分之三的比例为精神异常人群建档,但由于人口流动大、新建小区多、家属不配合等问题,实际建档率难以达标。对于已建档的精神患者,社区会定期随访,指导用药,要求复诊,请精神科专科医生到社区进行诊疗。   据了解,目前西安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基本都没有精神疾病专科医生,只能需要时向上级医院申请。而对于外地流动来的“武疯子”来说,更是处于失控状态。   据统计,截至2014年底,西安市有精神卫生机构29个,全市精神科开放床位2322张,万人拥有精神科床位2.7张,共有精神科医生279名,护士614名,十万人拥有精神科职业医生和护士数分别为3.24和7.1名。截至2015年6月30日,全市累计登记建档并录入系统的严重精神障碍患者29423人,去除死亡患者在册28477人,患者在册率为3.32%。   发现患者情绪异常家属要及时带其就医   春季气候多变,多变的天气会导致人的情绪波动较频繁,本身有精神疾病的人更容易疾病复发、加重,有暴力倾向的更容易滋事。   西安市第九医院精神卫生科主任乔向阳分析说,小寨命案嫌疑人随身携带的阿普唑仑片是精神科常用药,主要用于焦虑、紧张,激动,睡眠不好,也可作为抗惊恐药,并能缓解急性酒精戒断症状。通常有精神分裂、药物依赖等症的精神患者容易出现暴力倾向,一般是疾病在急性发作期,出现了幻听、幻觉、妄想等情况,敏感多疑,总觉得别人要威胁伤害自己,产生过激行为。   乔向阳说,每到春季,就是各医院精神科最忙碌的时期,患者会明显增多,尤其是复发、加重的患者多。很多精神病患者家属对患者关注度不够,患者异常时没有得到及时治疗,导致发生过激行为。他同时提醒家属,不能擅自给患者停药减药,当发现患者出现烦躁、睡眠不佳、情绪异常等行为时,要及时带其就医,采取措施治疗。   相关案例   拾荒者西安东大街杀害一女子   2012年6月21日下午,老家在彬县的24岁犯罪嫌疑人田荣荣拉着拾荒的架子车,经过西安市东大街某烤鸭店门口时,与迎面走来的21岁安康女子陈进芳磕碰后发生争执。田荣荣遂从架子车上抽出一把菜刀,在陈进芳的头面部、颈肩部连砍数刀,致其当场死亡。   案发后,西安市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将田荣荣刑拘,后由西安市人民检察院于当年12月19日提起公诉。针对田的精神状态,经西安安康法医精神病司法鉴定所鉴定,认定被告人患有青春型精神分裂症,认为其在行凶时,正处于精神分裂症发病期,“由于受精神病理的影响,使其丧失了对其行为的辨认和控制能力”,故无责任能力。2013年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判被告人不负刑事责任,但给予“强制治疗”。   精神病突然发作 持铁锹打伤3人   2016年4月1日上午11时许,商洛市商州区夜村镇唐寨子村六组村民于某,因精神病突然发作,用铁锹将给邻居盖房的3人打伤。当日中午12时50分,特警队员将其制服,后护送其前往精神病院进行治疗。   经查,56岁的于某,早年丧妻,10年前其唯一的儿子也去世了。今年春节前后,他开始拒绝与人交往,并经常威胁关心他的村民及亲属,还经常手持刀斧出门,对附近村民造成威胁。   武疯子持刀伤人 被民警开枪击毙   2014年5月30日,四川省资阳市一“武疯子”双手持尖刀在街上挥舞,民警赶到现场,用钢叉和盾牌依法对嫌疑人进行控制时,一民警被嫌疑人砍伤上下鄂、胸部、头部,另一民警左手臂、耳部受伤,为防止“武疯子”继续伤及附近十米左右幼儿园内的儿童和周围群众,民警果断开枪将其击毙。   本版稿件由华商报记者张莉 陈思存 李琳 采写

推荐阅读:湖北吧 http://www.hubeiba.com.cn

上一篇:司机突发疾病休克 民警携医学博士妻子跪着施救 下一篇:私人海葬渐兴 游艇俱乐部天价“撒海”

相关阅读